您当前的位置 : 芗城新闻网 > 新闻 > 芗城乡讯

漳州作家何也推出长篇小说《嘎山》

芗城乡讯   时间:2017-11-17 16:53    http://www.xcxc.cn/   

 

  本报讯(朱亚圣 文/图)“这是一部原生态的、创新的、独特的小说,它不存在任何小说母本可以仿效,此前也没有可以用来两相比照评论的其他文本。进入它、理解它、接受它需要闯过一道道关卡,它的意义和价值需要较长的时间、曲折的过程才能让文学界认识到。《嘎山》是一部有雄心的小说,一部试图展示闽南某一地域百年风云的小说,堪称一部闽南地区的《百年孤独》”。这是《小说选刊》编辑部主任顾建平在评论何也的长篇小说《嘎山》时写到的。

  近日,漳州作家何也的长篇小说《嘎山》,在江苏省作协主办的《雨花·中国作家研究》2017年第8期发表。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这本杂志今年发表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也是打破惯例,整本杂志只发一个作者的小说。“编者的话”提到,我们之所以打破惯例,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这部长篇小说符合本刊所倡导的新乡土写作的理念,更因为这是一部非常优秀的小说,它值得我们拿出整期的篇幅来发表。

  《嘎山》全篇接近30万字,描写了三山地区一百年的历史,精心营造了一个小世界。与众不同的是,何也在写作时,大量使用闽南话,阅读这本书,需要建立一个方言俗语与现代汉语的对照表,一个人物姓名、血缘、职业的谱系表,一个标注山岭、水系、乡镇店铺的地理位置图。

  三山地区有一套独特的语言系统,具有浓重的闽南地区特性,闽南语中本身就有古汉语的遗存,所以小说使用了半文半白、半雅半俗的语言,年份都是按甲子,月份都是蒲月、桂月、瓜月这样区分。比如,小说里,称老年男人为老货,夫妇俩称翁某,父母称爸母,新生女孩子称呼查某婴,男孩子叫查埔,老板称大头家,房屋称为厝,屁股称尻川礅;动词里,隐藏称覕囥,喝酒为啉酒;时间上,暝字用得最多,日暝、夜暝、昨暝、月暝、下半暝、歇暝,等等。

  《嘎山》也是一部二十世纪闽南文化的小型百科全书。小说中,对于命理、看相占卦这一行当,它的原理、知识,有非常具体的讲述。其中不仅有阴阳八卦,有中华传统文化的因素,也包含丰富的民间智慧。小说写到五行八作、三教九流,房屋建筑,衣食住行,皆是信手拈来,不仅能说出其渊源规矩,而且三言两语即能道出其中玄奥。

  著名评论家,原茅盾文学奖评委何镇邦认为,《嘎山》是一部独特的乡村史诗。

  《嘎山》讲述的是闽南三山地区百年风云史,描摹的是作为闽南文化载体的闽南山地的风俗画。三山地区有大三山(大莽山、响廓山、鹩山崖)与小三山(嘎山、塔尖山、翠屏山)之分,充其量也就是几个乡镇,小说描写的空间不大,可它叙述的时间却跨越三个世纪百年之久。小说采用纵向展示的线型结构,并在适当时做横断切开和扇面展示,前半部以命相师凌子罟及其徒弟兼囝婿缪百寻为视角,扫描了三山地区的乡民、商贩、官家、山匪、戏子、花间查某等芸芸众生的生存状态与种种纠葛;后半部则以活过百岁的老嬷祖马缨花为视点,描述了二十世纪发生在中国的各种大事件,从土地革命、抗日战争到大跃进、文化革命、改革开放等在三山地区的反响与回声。正是从这一意义上,何镇邦把它作为一部具有相当思想深度而又色彩斑斓的乡村史诗来读。

  《嘎山》是一部描写草根生活有温度的佳作。小说中出现的有名有姓的人物过百,大都是草根,所谓贩夫走卒者也。偶尔写到晚清、民国时代的官家,也只写到县级;写到解放后的干部,汤漏子官至副地级,马缨花的曾孙子奚少强官拜省卫生厅巡视员,算是马老太太梦求的五品,但这都是点缀,作家集中笔墨刻画的三山命相师凌子罟、缪百寻师徒,还有三山地区的人瑞马缨花,都是草根。

  《嘎山》又是一部作为闽南文化载体的文化小说。闽南文化源于中原的河洛文化,自唐初传入闽南地区,与当地土著文化及历代传入的外来文化融合而成,可以说是中原文化的活化石,也可以说是我国各种地域文化中颇有特色和活力的一种。小说中写三山地区人们的起居饮食和种种生活习俗,无不浸染着闽南文化的色彩,而何也用浓彩重墨描绘的马缨花出嫁的壮观场面以及她寿终正寝之后出殡祭奠仪式,更是闽南文化的集中体现。至于说到用闽南话写作,也不仅仅是把“喝酒”写成“啉酒”,把“喝粥”写成“嘬糜”,把“晚上”写成“暗暝”,把女孩写成“查某囡”等日常用语的方言化,以及一些偏僻地名的植入,而应看作闽南山地特有思维的应用以及闽南文化的一种表现。因此,小说中用闽南话所创造的语境,虽给阅读带来一定的障碍,但当读者突破障碍进入这种新鲜的语境时,就会发现闽南文化的魅力和她给人们带来的审美愉悦。

[1]  [2]  下一页  尾页
来源:芗城乡讯报 编辑:赵露佳 时间:2017-11-17 16:53 收藏此页